滟灯

【天策内销】吃兔兔不吃兔兔


亲友点文,【BG向】
非常短,就是想发个糖。
——————————


“你一根,我两根,你一根,我两根……”一大堆牧草摊在地上,青碧的颜色一看就是上好的草料。穿着红衣银甲的女子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身边放着两只空篓子,她一面翻检牧草,一边念念有词。
“好了,阿湮,一定要分的这么清楚吗?”盘坐在她身边的男人也是天策府打扮,他有点无奈的看着她,“我们都成亲了,一定要这么分开喂马吗?”
闻言,季湮抬头看了一眼梁意,认真思考了一下:“不行,得分,我的兔兔可不能和你的莎莎一起吃。”
梁意一下子跳了起来:“又是赤兔!”他有点儿不满的小声说,“自从我给你买回来赤兔以后,我觉得我在家里地位都降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只喜欢兔兔了!”
季湮继续分拣草料头也不抬了:“是啊,我只喜欢兔兔了,哦,莎莎也挺好的其实。”她摸着手中的皇竹草,“这筐草不错,梁意,你下次去交易行再买点儿。”话落,却没见有人应,她一回头,发现那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梁意?”她站起来有喊了一声,听到里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便顺着声响走过去,一推门发现当家的果然在这儿,正有点笨拙的给自己别上白翎子。
于是季湮就过去替他整理好头发,有些奇怪的看着梁意:“好端端的,你突然换了一身儒风的衣服做什么,”她拍拍他肩甲,“都什么时候的衣服了,现在也不顶用了呀……”
“阿湮,”天策府的少将军把头发放下来,英俊的眉眼此刻看起来乖乖的,白翎子垂着好像只垂耳兔,他问她,“那我现在也是兔兔了,你喜不喜欢我?”
“噗嗤,”季湮一下子笑了出来,倾身过去摸摸他的头,“不喜欢不喜欢。”
“啊?”梁意懵了,梁意慌了,他怀疑自己娶了个假媳妇儿。
季湮笑的狡黠:“骗你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