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骑士姬】一年四季

(CP朱雀x尤菲,一句话LC,ooc有,注意避雷)


春天时他们相遇。
夏天时他们在一起。
秋天时那个女孩死去一切归于沉寂。
她死以后,枢木朱雀的世界只剩严冬。

“呐,朱雀。”
谁……在叫我?好熟悉的声音。
“怎么上课的时候睡着了,昨晚上战斗太累了吗?”
尤……菲……
他猛地睁开眼。
对面坐着的女孩一头樱粉色的长发,临近耳朵的位置头发团成团子,紫色的眼睛眸光一向温柔。此时这双眼正注视着自己,带着三分疑惑和七分关切。“朱雀,”那个女孩说,“最近很累吗?上课的时候都睡着了。”
枢木朱雀呆呆的看着她:“尤菲……”
“嗯,是我呀。”尤菲米娅歪歪头,有点疑惑的回答着。就在她话音刚落的下一秒,便被人用力拥入怀中:“朱、朱雀?”少女的耳朵尖都红了,“还在上课呢……”
“太好了,太好了……”他没有管周围的注视没有理他人的窃窃私语,只是用力把尤菲米娅抱住,好像生怕她下一秒会消失一般,“尤菲……你回来了……太好了……”
虽然不晓得是为什么,但尤菲米娅也回拥了少年:“嗯,”她微笑着说,“我一直在这里呀。”

“哟!没想到朱雀你还真是大胆啊!”才刚下课,枢木朱雀的脖子已被人一把揽住,来人的大嗓门在他耳边响起,“上着课众目睽睽之下和皇女殿下拥抱……啊我也想有这种好事情。”
“喂,利瓦尔!”费力的摆脱了友人的胳膊,发现自己现在在教室里的时候他也对刚才的举动有点害羞,却不后悔。偷眼去看旁边樱粉色长发的少女,发现她也羞赫的微笑着,于是不自觉的自己也唇角上扬。
不远处黑发的少年收拾了一下东西向这边走来:“再不去学生会的话,米蕾要等急了。”
“啊对!”旁边的利瓦尔一拍桌子站起来,“得赶紧了,她昨天还说今天得‘开会’为明天的活动做准备呢!”
“不走吗?”鲁鲁修看着这边两位。
枢木朱雀转头看向尤菲米娅:“尤菲,一起去吗?”
“好呀。”她笑着说。

“迟到了的人要接受惩罚哦!”
因为米蕾的这句话,十分钟之后的四个人已被戴上了猫耳犬耳画上了小胡子。枢木朱雀正看着那边几个人围着鲁鲁修闹成一团,听见轻轻的“噗嗤”笑声自他身边传来。
转过头去看到戴着白色猫耳的少女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的眼神有多温柔。是啊,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很好。尤菲应该温柔的微笑着,应该被自己所守护着。没有硝烟的战场没有浴血的“杀戮皇女”,此时此刻他们在阿什弗德学园里,此时此刻她在她身边。
“朱雀,怎么了吗?”尤菲米娅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
“啊……没什么。”枢木朱雀摆摆手,认真的对她说,“尤菲,你穿校服很好看。”
“哎,是吗?”收到了心上人夸赞的公主捻着裙摆,然后她抬起头来看看身边那人,“朱雀戴着黑色的猫耳朵……有点像亚瑟哦。”她开玩笑的眨眨眼。
“有吗?”少年抬手刚想摸摸自己的猫耳发箍,黑色的猫从旁边的柜子上蹦下来,踩过他头顶,一个借力跳进了尤菲米娅怀里。
尤菲米娅开心的接住猫咪:“啊,亚瑟!”她揉了揉黑猫的下巴,亚瑟舒服的打着呼噜,“喵~喵~”她对着黑猫说,“朱雀是个很温柔的人哦,亚瑟别再欺负他啦……”正说着,原本舒服得打呼的猫看到朱雀伸过来的手,又一次的露出了尖牙利齿。
两个在逗猫的人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众人已经不再围着鲁鲁修打闹。利瓦尔看着那边:“朱雀和皇女殿下,真好啊那两个人。”
“嗯,甜得我都羡慕呢。”米蕾托着腮。
尼娜攥住衣角:“尤菲米娅殿下……尤菲米娅殿下……”
“总感觉有点羡慕啊……是吧鲁鲁?”夏莉喃喃。
卡莲转过头去:“你在做什么呢,鲁鲁修?”
“啊,我突然想起来我家的猫也该饿了,所以叫了份披萨外卖。”鲁鲁修玩着手机面不改色的脱口而出。

放学后,朱雀正在收拾东西,忽然听到旁边那人叫自己。“朱雀,”尤菲米娅凑到他身边来,小声说,“一会儿有时间吗?要不要再一起去逛街?”
“嗯,有时间的。”骑士不会拒绝他的公主,“不过,尤菲,就这么出去逛街的话……”
公主打开自己鼓鼓囊囊的包,枢木朱雀才发现她包里塞着两顶帽子,尤菲米娅变戏法般的又从里面掏出来两幅墨镜,笑的有些狡黠。

尤菲米娅手里拿着一份可丽饼,所谓的“平民食物”她也吃的很开心。枢木朱雀戴着墨镜手里端着两份饮料走在她身边。无端的他突然想到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在一起逛街,那时候他以为自己不过是陪一个初来乍到的女孩看看这个城市,他没有想到那个从天而降的少女会从此进入到自己的世界,进入自己的心里,成为最重要的唯一。
可丽饼不晓得是什么时候吃完了的,饮料不晓得是什么时候接过去,手不晓得是什么时候拉住的。不是布里塔尼亚的公主与军人,只是普通的情侣。人来人往的街头,他们手牵手。
没注意间已经穿过了商业区走到了不晓得是什么的地方。这时候正是黄昏,夕阳西下,天空一层一层的由金变红,少女的侧脸在余晖里被晕染上柔和的光。周围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除了他们俩再无旁人,枢木朱雀看着她的侧脸,突然间有点心慌,他更用力的握紧她的手。可是尤菲米娅却在这时停了下来。
“呐,朱雀,”夕阳里她的声音依旧温柔,“其实……你早就察觉到了吧。”
身体一僵。这一刻枢木朱雀觉得呼吸都停滞,他不想开口,仿佛自己不承认,那么这一切就还可以继续下去。但是这不可能,他是枢木朱雀,所以他开口,他说:“嗯。”
于是尤菲米娅也笑笑,她说:“我很开心,朱雀,这一天我很开心的。”樱粉色的长发在暮色里仿若闪着光,“又可以去上学了,还有有趣的学生会,还可以……”她把一绺头发挽到耳后,“还可以这样和你在一起。”
“尤菲……”嗓子有点哑,他张张口想说什么。
“可是,”少女依旧是笑着的,“可是我没想到,黄昏来的有点快。”
“尤菲……”他听见自己心跳如擂鼓。
尤菲米娅上前一步轻轻抱住少年,她的声音温柔,如那时一般说到:“朱雀,认识你真的很开心——”
“尤菲——”枢木朱雀觉得心慌极了,他收紧双臂抱着怀中的公主。
夕阳一点一点落下山去,尤菲米娅踮起脚吻在枢木朱雀的侧脸。
少年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天黑了,他的怀中,空空如也。

“尤菲!!”伴着一声大喊,枢木朱雀从床上坐起来。
下意识的抬手摸到自己侧脸,那里仿佛还停留着梦里公主唇上的温度。
他知道那是梦,眼角却仍有泪痕。梦里他们那么欢喜,现实里他的公主早已离去,他最珍惜的怀表和他最深爱的女孩,长眠地底。
擦掉眼泪穿上黑色的衣裳,拿过床头冰冷的头盔戴好。
ZERO走出门去。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