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本白本】四年之痒

已交往四年设定,be预警。
————————————



小白站在门外,手握成拳,修剪得整齐漂亮的指甲此刻深深陷入掌心。她知道门内是她住了四年即将离开的宿舍,她也知道门内有……那个人。
推开门进去,小静和阿雪已经走了,两张床位空荡荡的。本子站在她自己的床位旁边,东西基本上已经收拾好,桌子上只随意放着一根耳机线。见小白进来,本子拿起那根耳机线递了过去:“待会儿我爸来接我。”
“嗯。”小白应了一声,接过那根耳机线熟练的绕了起来,“本子,”她盯着手里的耳机线,轻声说,“我们分手吧。”
小白没敢抬头,她听到本子那边的声响停滞了一瞬,然后本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哦。”带着她独有的小傲慢,“怎么了?”
耳机线绕好了,小白把它放到本子桌上:“我们都很累了,不是么?”她抬起头,看着本子的脸,面前的这个人四年来一直是一头红色的短发,干练又利落。可是小白知道,本子从前也试着留过长发的,但是自从自己对她说短发更好看以后本子就没再留过长发,如此这般保持了四年。
本子没有回答,她看着小白的眼睛。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小白的呢?本子想。啊,好像是很久以前的那天,她被人拒绝了有些难过,恰恰被小白看到了,她说了自己一顿,又陪自己去吃了潮汕火锅,汤底咕嘟咕嘟冒泡的时候,隔着蒸腾的白雾本子看到对面小白的温柔眉眼,突然的心里一动。
小白别开了脸:“我知道我们不怕别人的指指点点,甚至也跟家里面做好了工作……但是本子,我们都太累了。”她垂下眼眸。
“其实最近我也总觉得,我们会有这么一天的。”本子说,“不是因为不喜欢了,而是因为这样的喜欢太累了。”她努力让自己依旧站的笔直又高傲。
小白低下头,自嘲的笑笑:“是啊……明明说着喜欢,却又让彼此那么难过。”她抿了抿唇,“你从前说的对,人哪有那么容易改变。”

可是我说的爱你不是假的,本子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最后她选择什么都不说保持着她的骄矜。她觉得是白莲花不要她了,她觉得她身边有太多人了,她再不是她的唯一了。可是本子只想要最好的,最好的感情,和最好的她。
但在白莲花眼里,却是本子一次又一次的得寸进尺,饶是她好脾气也最终失望不已。本子总是习惯最好的,包括她从小白这里要的也都是最好的,白莲花很努力的满足着她的要求,但是从她发现本子给她的东西甚至不如本子给隔壁小妹的东西好的时候,她开始对这个人失望……她知道这个人在自己心里始终是特殊的,也知道自己在这个人心里的位置,或许是太过熟稔觉得不必对自己好自己也还会喜欢她喜欢得甘之如饴吧,可是好是相互的,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她没有力气再对别人好了。
“就这样吧,我们本来都是干脆利落的人。”小白看着本子的眼睛。“安好勿念。”
“嗯。”本子说。
“我走了,你回家路上小心。”于是小白就提着她粉色的行李箱走了出去,背影依旧娉娉婷婷。
晚上的时候本子给小白发了很长一段话,把她认为的自己的委屈和小白诉说。那些话里有道歉有感谢有委屈有指责,这大概是本子极少的为了别人放下身段。
可是白莲花没有看,她干脆利索的从聊天记录里删掉了那一大段。她很累也很失望了,她什么机会都不想给,她只想被谁,被除了本子以外的随便谁,抱一会儿,安静的。
本子看着手机,荧光屏幕后面她想象不出那个人的表情。本子觉得自己不该哭的,于是她也就没有哭,半个小时后依旧没有任何回复,她用涂着蔻丹的手指点下了删除。
不是删除聊天记录,是删除这个人。
删除那四年。


人去楼空,空荡荡的宿舍里没有拉上窗帘,阳光依旧从窗外照进来,烘在屋里的床板上。很快到了开学又会有新的人住进来,又会有新的故事。这个世界上每天来来往往,总是不缺有人相爱。
只是这些相爱的人里,再不会有本子和小白。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