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若即若离

文题无关
————————————————


这是陆不樨今天第二十八次在殷骨璃面前叨念他徒弟了,殷骨璃觉得再听下去耳朵都要起茧子了,把手里弯刀一收背在背后:“好啦,她不开心你去哄她呗。”
“我哄了啊,”陆不樨抬头看了看自己同门师妹,“但是雪浓没有理我,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
陆不樨口中的雪浓便是他徒弟,七秀坊出身的姑娘,人长得漂亮,舞也跳的好看,平日里跟在陆不樨身边的人除了殷骨璃便是她了。但是今儿个,听了陆不樨的话,殷骨璃莫名觉得心里有点堵,想也不想便噎回去一句:“那你去找她问啊,在我这儿呆着苦瓜脸做什么。”
“好好好。”于是陆不樨就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查了查雪浓的位置往那儿飞。并未注意到这会儿,自己的师妹也不说话了。
让你去你还真去,就把我晾这?殷骨璃心里有些不爽,前几日我闹脾气,也不见得你这般耐心的哄我,今日她不理你,你便急匆匆的往她那儿寻她。好啦,想什么呢,殷骨璃抬手弹了自己一个脑瓜崩。“殷骨璃,”她对自己说,“陆不樨只是你师兄,他周围的姑娘也不少,若是真和雪浓成了倒也是好事,你这个口气,倒像是吃醋了一样……”
是吧,她叹了口气,我想我就是吃醋了。可是为什么会吃醋呢?殷骨璃愁眉苦脸,我不喜欢师兄的啊。

但殷骨璃真真儿有些恼了,却是在陆不樨哄完雪浓回来的时候。
出于人道主义关怀,殷骨璃隐身小跑到陆不樨身边:“怎么?哄完啦,怎么样?”
“差不多吧,”陆不樨似乎也有些闷闷的,“就是因为她跑商时喊我去护镖我没理她才生的气,哄了一晚上看起来才哄回来了点儿。我陪她找了找挂件,还给她炸了个烟花……”
“好了,那你继续去哄她吧。”殷骨璃有点恼,“她生气了你便整晚的去哄她还给她炸烟花,前儿个我生气了也不见得你这么上心……算了,毕竟她比我聪明比我学东西快,是你的好徒弟,而我不过是你的一群师妹之一。”
“骨璃?”陆不樨感觉自己有点头大,“你怎么了……怎么最近你们俩都这么奇怪。”
殷骨璃纠结了一下,但毕竟不是扭捏的姑娘,很快便决定还是爽快点儿实话实说:“我吃醋了。”
“什么?”陆不樨有点懵。
“我吃你徒弟的醋了,我就是吃她的醋了。”殷骨璃抬头,咬着唇抬头瞪着陆不樨,“师兄,我占有欲很强的,我不介意和很多人一起玩,但是如果有人要抢走最开始和我一起玩的那个人的话,那我就想弄死她。”她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如果你怕了尽可以走,我占有欲就是这么强,谁抢我的东西我就要打死她。”
“你觉得,我会怕么?”陆不樨拍拍师妹的脑袋,“我知道你这种感觉是什么,毕竟我们性格这么像。”
“师兄,你很温柔,”殷骨璃没接陆不樨的话,自顾自的说,“有时候你没在撩,妹子都能被你戳中靶心。秀姐姐喜欢你,你看不出来,我都看在眼里。”
“你是说我该变高冷点儿么?”陆不樨有些不解。
“变得了么你?”殷骨璃乜他一眼,“我是说,你现在估计在愁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对吧?那这样好了,”她很认真的说,“如果我们再闹矛盾了,那你就先哄她。”
陆不樨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殷骨璃是几乎和他镜像相似的师妹,雪浓是他一手养大的徒弟。这俩人闹起来,就如殷骨璃说的,他还真不晓得该怎么哄。
“好啦,愁什么,先哄她就好啦。”殷骨璃很快又恢复了平时活蹦乱跳的样子,“反正我们俩彼此熟悉的很,熟悉到根本不想撩对方,我呢又是个省心的,不爽的话我就直接告诉你了,不用哄的也可以不撒娇的。而哄她呢,哄过来的话她会更喜欢你,比哄我要划算多了。”
陆不樨脑子有点乱,下意识的捏紧自己弯刀的穗子,应了声好。

再往后陆不樨便花了些时日去陪雪浓,陪她做日常,看风景,炸烟花。好不容易把徒弟哄过来,他这才想起,好多日不见殷骨璃了。稍加留心,陆不樨发觉殷骨璃一直在躲他。
“躲我做什么?”这日陆不樨终于在扬州城碰见了许久不见的师妹,怕她又跑走便隐了身接近,到了人身前才出了隐身,身手按住殷骨璃肩膀怕她逃跑。
殷骨璃一见陆不樨来,刚想隐身跑路,不巧肩膀被他按住了挣脱不得,只好收了弯刀:“秀姐姐呢,怎么没和你一起?”
“我说了,那是我徒弟,你怎么总把我往她那儿推?”陆不樨有点无奈。
“你当她是徒弟,人家却想撩你。”殷骨璃说的毫不客气,“而师兄你又是个不会拒绝人的,每日哄她哄别人已经够累的了,我若是再要你哄,那看起来有点不懂事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陆不樨应道,“雪浓是我徒弟,她认识的人很少的,陪她玩的除了我便只有个万花的姑娘……”
“好好好,那你便去陪她玩儿吧,我自己也可以的。”她认识的人少陪她玩的人少,难道陪我玩的人就多了?殷骨璃没把这句话说出口,她是有些恼雪浓在师兄面前挤没了自己的位置,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也不过只是他师妹,有什么资格好去撒娇。
陆不樨看着殷骨璃,面前明教的姑娘穿着他们门派的衣裳,毫不胆怯的和他对视,陆不樨松开了按在她肩上的手:“那我便回去了?雪浓还在等我去陪她跑商。”
“去吧去吧。”殷骨璃挥挥手,做出无所谓的样子。


自此以后,在陆不樨的世界里,殷骨璃像是一直开着暗沉弥散,有时候陆不樨也会怀念那些殷骨璃陪自己在圣墓山聊天的晚上,他可以在她的笑声里看一晚的星星。
但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圣墓山了,也很久没有再听见殷骨璃的笑声了。
陆不樨再听到师妹的消息时,却是明教中弟子给他传话,说殷骨璃要嫁人了,让他作为娘家人回去一趟。

殷骨璃对着镜子,给自己细细描绘着唇妆,鲜艳张扬的红色映衬着身上火红的嫁衣。她本来就生的明艳,衬上这般红色,又多了几分媚意。
镜子里凭空又映出一人人影,殷骨璃并未意外:“师兄,好久不见。”她回头,看着陆不樨笑的妩媚。
“好久不见。”陆不樨忍了忍,终是开口问,“不见这么久,再见你,你却已经要嫁人了……”他依旧像从前两人嬉闹时那般笑道,“不知是谁这么厉害,能娶的了我师妹。”
“师兄不知道么,我后来出任务去了蜀中,”殷骨璃笑道,“他是唐门子弟,我们便是那时候遇见的。”她看向陆不樨身后,“雪浓呢?怎么不和你一起来?我离开了这么久,你们早该在一起了吧?”
“骨璃,”陆不樨说,“雪浓真的只是我徒弟,我们没有在一起。倒是你如今和别人走了……”
殷骨璃的表情有一瞬的凝滞,随后她又堆起笑容:“是么?”她看着陆不樨的脸,伸出手点在他眉间,细细描画他眉眼,“你可知那时候,为什么我不见了么?你真的不看着我的。”没等陆不樨答话,她自顾自的说下去,“我不会,也不能喜欢你的,师兄,我们太相似了。”冰冰凉凉的指尖划过陆不樨的额头,“我后来在蜀中,认识了不少中原来的人,他们教会我,人可以用动物来做类比的……虽然我教多波斯猫,但是我啊,是个‘犬系’的啊。”殷骨璃顿了顿,“我可以不要人哄,也可以不向人撒娇,甚至还可以反过来哄你……但是在我和别人中选择的时候,一次两次你不选我没关系,三次四次也无所谓,不过指不定什么时候我对你的心气儿都耗尽了,那时候我就会离开你了,再怎么挽留都没用的。”说这话的时候陆不樨看着她的眼,女孩的眸子深不见底,却是像极了从前的殷骨璃。“而这个人,虽是不像你有玲珑心思能察觉我心情,但是我若向他生气他却可以只哄我一个,我可以向他撒娇向他发脾气,不担心他会走,也不怕他会去看别人——因为他只会看着我,也只是等着我的。”谈到即将嫁的人,她软了眼眸。
陆不樨张了张口,似是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喃喃了句她的名字:“骨璃……”
门外有人敲门了,似乎是在催吉时已到。
殷骨璃笑了笑,这笑容里她又变回了现在的殷骨璃,人前的殷骨璃。有人推门进来催她该走了,这一去,大漠到蜀中,再回来就难了。她向陆不樨客气的说道:“按中原礼仪,新妇出嫁时要由长兄蒙盖头的,骨璃没有长兄,由师兄代劳可好?”
陆不樨没有再说话,只是接过一旁他人送上来的红纱,轻轻覆在殷骨璃脸上。
穿戴完毕被人拥簇到门口,殷骨璃突然说:“抱歉……我突然想到还有句话要叮嘱我师兄,稍等我一下。”她转身走到陆不樨身边,微微踮脚伏在他耳畔,隔着新嫁娘盖头的红纱,她轻声说:“那时候,我不是跟他走,我只是离开你。”
“好了,”她扬起脸,抬高了声音,“娘家人的位子在那边,师兄快过去吧,莫错过了今日我的喜宴。”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