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明教内销】东窗未白

文题无关

结构凌乱

写文时听的歌是林斜阳的《无赖的爱》



陆欢今天遇见殷若渺的时候是在太原的杏花村,一树繁花如粉如霞,树下的喵姐穿着一身蓝衣和穿着校服的道长相拥,看起来简直相配的不能再相配。
道长是背对着他的,喵姐的脸却是正对着陆欢的方向,显然殷若渺也看到了他,于是喵姐姿势不变的冲着陆欢挤眉弄眼的做了个鬼脸。那意思陆欢看一眼就能明白,殷若渺是在揶揄他。若是那妞儿开口,说的定是“嗨师兄,今天的妹儿不错呀,加油哟!”什么的吧。于是陆欢心里呵呵一声直接无视掉她,转头对一旁的秀萝笑的温柔:“秀儿,这边有人了,不如我带你去流离岛?那边的花开的更好看,”他为秀萝挽起耳边碎发,“更衬你。”
啧啧啧,又跑了,就这么不喜欢成女么,师兄这个死萝莉控。殷若渺这么想着的时候听到了道长开口叫自己,赶忙回过神来,再开口声音柔柔软软:“怎么突然松手了呀?”她故意嘟着嘴,“人家还没抱够嘛……”

陆欢是个喵哥,殷若渺是个喵姐,拜在同一个师父门下自然是师兄妹关系。但虽然师出同门,陆欢都是个犀利喵哥了殷若渺依旧是个水喵。相同点大概是殷若渺身边不缺小哥哥,陆欢身边不缺小姐姐,大概是喵喵们天生就会招蜂引蝶。
比如陆欢带着花姐在扬州插旗,会碰见殷若渺坐在苍爹的马背上从自己身边一跃而过。
比如殷若渺挽着二少的胳膊进茶馆吃茶的时候,隔壁桌的位置上一个琴萝正在给陆欢斟酒。
每当这个时候两人便极有默契的装作互不认识,我撒我的娇,你耍你的酷。顺带着观察一下对方那儿的动静,心里吐槽对方一句眼光真差演技真烂。

夜深人静小哥哥小姐姐们都去睡了的时候殷若渺就会等着陆欢来找自己玩,同是夜猫子她知道师兄才不会那么早睡,再然后就是切磋斗嘴和唠嗑,水如殷若渺,自然是打不过陆欢这个犀利喵哥,这时候她就会问:“师兄,你饿不饿呀?”企图转移话题。
陆欢:“饿。”
殷若渺:“我不饿!我跟你讲!我今天吃了……”
陆欢:“呵呵。”
殷若渺是很惧她师兄说呵呵这俩字儿的,用她的话来说就是陆欢那么腹黑一呵呵准没啥好事儿。于是忙不迭的打断了自己的报菜名,向陆欢堆出笑脸说:“师兄兄~要不咱回帮会领地?你出十两银子,钓上鱼来师妹我给你做烤鱼吃呀。”

殷若渺做饭的手艺很好,至少她做的烤鱼陆欢是很喜欢。陆欢一边吃烤鱼一边夸她:“嗯,具备了做好妻子的条件。”
殷若渺迅速做出泫然欲泣的神色:“但是……但是师兄你又不娶我,人家……”
早已深知殷若渺本性的陆欢并没有理会她做作的演技,淡淡的补了一句:“但是不适合做个好妻子。所以,”他抬眼,带着开玩笑的口吻,“不娶,滚。”
“走开!你个大龄未婚老年喵!”殷若渺挥舞着手里烤鱼的竹签,心里告诫自己师兄比自己犀利打不过他所以别轻易动手要冷静别冲动,别把竹签直接向他扎过去。

陆欢告诫过自己,不要去管殷若渺的事,师妹身边不缺人陪,自己也要去哄一众小姐姐。
但是看到殷若渺的悬赏被挂出来以后,他还是管不住手的去查了她现在的位置。

殷若渺拒绝了那个毒哥的明确求爱之后就晓得他会恼羞成怒给自己挂仇杀,她只是没想到他竟会请人来仇杀自己。逃到了无人之处大轻功落地的时候她还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那儿早已埋伏了个隐身的同门,一时间魂锁缴械一齐上,她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眼见着一刀驱夜要落下来,殷若渺慌的闭了眼。
“叮当——”兵刃交锋的声响,预想中的那一刀却并未落下来。殷若渺睁开眼,看到熟悉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师兄……?”她轻声喊。
“愣什么?帮我。”陆欢说。
殷若渺才发现自己的魂锁已经解开了,忙提刀冲了上去。来杀殷若渺的那个同门扛不住两个人的攻势,只得隐身跑路。
“呜,师兄……”殷若渺一头扎进陆欢怀里,刚才的担惊受怕此时全显露出来。
“让你贪玩儿,”陆欢揉了揉她头顶,“被仇杀了吧?”
殷若渺自他怀里抬起脸,吐了吐舌头:“不是有你嘛。”
陆欢叹了一口气,再开口语气带了点不自知的宠溺:“好好好,那便护你一辈子。”
不知怎的,殷若渺心里一动。

殷若渺觉得自己有点要翻车。从前她碰见师兄和师兄撩的姑娘时,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吐槽,而现在——
糟糕,我觉得我好像在吃醋。殷若渺心道。
于是她挽紧了身边军爷的胳膊,指着一旁的戏馆嚷着要听戏,忙不迭的扯着军爷进去。
啧,就这么想躲我么。陆欢也看到了殷若渺,不自觉地皱皱眉,挽那个人挽的那么紧做什么,都快贴上去了。

陆欢觉得师妹最近在躲他。
晚上不见人,白天在酒楼里遇到她也是匆匆跑走,有一回儿俩人同时在帮会领地,她竟然直接隐身跑路。
于是下次殷若渺隐身想溜的时候,陆欢一个极乐引把她拉了出来。
“你在躲我。”他直接用的陈述句。
殷若渺一愣,尴尬的打个哈哈:“嘿嘿嘿,被你发现了……”
陆欢却并不打算放过她:“躲我躲的多明显,你以为我看不见?”他拍拍殷若渺的脑袋,“说吧,为什么躲我?”
“因为……就是……呃……”总不能直说我喜欢你吧,殷若渺咬着嘴唇。她心里一直清楚,师兄很帅很犀利身边也不缺小姐姐,很多人喜欢他,他也喜欢很多人……殷若渺,她在心里告诫自己,先告白的话你就输定了。
“嗯?”陆欢皱皱眉,等着她的下文。
“哎师兄啊哈哈哈哈哈今儿个还有个超帅的炮哥约了我去茶馆呢我先走一步了啊……”话未说完,殷若渺还没来得及隐身,陆欢就抢先一步扣住她手腕:“猫儿,”他软下声音,“我哪儿让你不开心了?”
什么啊,这么温柔算什么啊……殷若渺有点难过,我都躲了你这么些天了怎么还是能被你找到,现在还这么温柔做什么,明明你对所有人都很温柔……明明过错在我。她本来是抿着嘴的,现在却有点奇怪的委屈,委屈得想哭。于是她就“哇”的哭了出来,像是无理取闹的小孩。
看到殷若渺哭了陆欢有点慌,他忙不迭的松开了殷若渺的手腕想去给她擦眼泪,却被殷若渺一把抓住袖子。哭着的女孩子也不顾这是谁的衣裳了,直接抓着抹了抹脸。
“喂,猫儿,别哭了,”陆欢试图安慰她,“师兄带你去双人轻功好不好?带你去抓宠物好不好?要不我带你去太原玩儿,你不是最喜欢云睿姐的茶点心了吗……”

“不用了……”哭了一场的殷若渺平静下来,“没有啦,不是师兄的错,是我无理取闹啦……”她努力用着平常的语气,想挤出一个笑脸。
陆欢看着她,知道自己再问殷若渺也不会说实话,只得摇摇头,抬手弹了她一个脑瓜嘣:“趁大家都还在一个地儿,不如多看看我,”他说,“教里来人了,让我改驻南疆,下月初五就走。”
心里一下子慌了起来,喉咙又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半天发不出声音,过了一会儿殷若渺才做出了反应,她低下头去不看陆欢:“啊……是么,”她听见自己这么说,想了想还是尽力做出个嬉皮笑脸,“那你要去祸害南疆的漂亮小姐姐了么?哎呀我好替小姐姐们担心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有的时候来和我打声招呼,总得送送你。”

因了那句话,陆欢走的时候,便来个殷若渺打了个招呼。
清晨的天刚蒙蒙亮,太阳都还没出来,光线有点暗,陆欢看着面前为自己送行的姑娘。殷若渺穿着随意的睡衣脸上挂着熬夜收拾东西留下来的黑眼圈,他觉得她也是很好看的。
“要走了?”殷若渺说着,把手里的包裹塞过去,“随便打点了点儿你可能路上会用的到的东西,赶紧拿着吧不用谢,将来没交代在那儿的话,有空就回来看看我。”
“嗯。”陆欢应了,抬手想抱抱她,却看到殷若渺扭过脸去没看自己,于是手又放了下去。
“师兄……”殷若渺轻声说,“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她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你会不会带我走?”
陆欢的眼睛亮了一瞬,随机又暗了下来:“别闹。”他最后像往常一般,揉了揉她脑袋。他没看到殷若渺眼里的光也同时暗了下去。
“知道啦。”女孩抬起头,又是平时那样笑的灿烂,“一路顺风。”
这个时候太阳刚好跃出地平线,天边金光耀眼,陆欢笑了笑,转身上了马,在马背上和殷若渺说:“早安。”
“早安呀。”殷若渺目送着陆欢离去,口中喃喃。

我和你说早安,因为不想和你说再见。好像我们不说再见便不算分别一样。陆欢低头,喝了一声马。

南疆那么远,到时候你就会忘了我了,什么会回来看我……骗子。殷若渺觉得自己又有点想哭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