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明教内销】没有题目,因为我懒

陆欢今天遇见殷若渺的时候是在太原的杏花村,一树繁花如粉如霞,树下的喵姐穿着一身蓝衣和穿着校服的道长相拥,看起来简直相配的不能再相配。
道长是背对着他的,喵姐的脸却是正对着陆欢的方向,显然殷若渺也看到了他,于是喵姐姿势不变的冲着陆欢挤眉弄眼的做了个鬼脸。那意思陆欢看一眼就能明白,殷若渺是在揶揄他。若是那妞儿开口,说的定是“嗨师兄,今天的妹儿不错呀,加油哟!”什么的吧。于是陆欢心里呵呵一声直接无视掉她,转头对一旁的秀萝笑的温柔:“秀秀,这边有人了,不如我带你去流离岛?那边的花开的更好看,”他为秀萝挽起耳边碎发,“更衬你。”
啧啧啧,又跑了,就这么不喜欢成女么,师兄这个死萝莉控。殷若渺这么想着的时候听到了道长开口叫自己,赶忙回过神来,再开口声音柔柔软软:“怎么突然松手了呀?”她故意嘟着嘴,“人家还没抱够嘛……”

陆欢是个喵哥,殷若渺是个喵姐,拜在同一个师父门下自然是师兄妹关系。但虽然师出同门,陆欢都是个犀利喵哥了殷若渺依旧是个水喵。相同点大概是殷若渺身边不缺小哥哥,陆欢身边不缺小姐姐,大概是喵喵们天生就会招蜂引蝶。
比如陆欢带着花姐在扬州插旗,会碰见殷若渺坐在苍爹的马背上从自己身边一跃而过。
比如殷若渺挽着二少的胳膊进茶馆吃茶的时候,隔壁桌的位置上一个琴萝正在给陆欢斟酒。
每当这个时候两人便极有默契的装作互不认识,我撒我的娇,你耍你的酷。顺带着观察一下对方那儿的动静,心里吐槽对方一句眼光真差演技真烂。

夜深人静小哥哥小姐姐们都去睡了的时候殷若渺就会等着陆欢来找自己玩,同是夜猫子她知道师兄才不会那么早睡,再然后就是切磋斗嘴和唠嗑,水如殷若渺,自然是打不过陆欢这个犀利喵哥,这时候她就会问:“师兄,你饿不饿呀?”企图转移话题。
陆欢:“饿。”
殷若渺:“我不饿!我跟你讲!我今天吃了……”
陆欢:“呵呵。”
殷若渺是很惧她师兄说呵呵这俩字儿的,用她的话来说就是陆欢那么腹黑一呵呵准没啥好事儿。于是忙不迭的打断了自己的报菜名,向陆欢堆出笑脸说:“师兄兄~要不咱回帮会领地?你出十两银子,钓上鱼来师妹我给你做烤鱼吃呀。”

殷若渺做饭的手艺很好,至少她做的烤鱼陆欢是很喜欢。陆欢一边吃烤鱼一边夸她:“嗯,具备了做好妻子的条件。”
殷若渺迅速做出泫然欲泣的神色:“但是……但是师兄你又不娶我,人家……”
早已深知殷若渺本性的陆欢并没有理会她做作的演技,淡淡的补了一句:“但是不适合做个好妻子。所以,”他抬眼,带着开玩笑的口吻,“不娶,滚。”
“走开!你个大龄未婚老年喵!”殷若渺挥舞着手里烤鱼的竹签,心里告诫自己师兄比自己犀利打不过他所以别轻易动手要冷静别冲动,别把竹签直接向他扎过去。

陆欢告诫过自己,不要去管殷若渺的事,师妹身边不缺人陪,自己也要去哄一众小姐姐。
但是看到殷若渺的悬赏被挂出来以后,他还是管不住手的去查了她现在的位置。

殷若渺拒绝了那个毒哥的明确求爱之后就晓得他会恼羞成怒给自己挂仇杀,她只是没想到他竟会请人来仇杀自己。逃到了无人之处大轻功落地的时候她还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那儿早已埋伏了个隐身的同门,一时间魂锁缴械一齐上,她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眼见着一刀驱夜要落下来,殷若渺慌的闭了眼。
“叮当——”兵刃交锋的声响,预想中的那一刀却并未落下来。殷若渺睁开眼,看到熟悉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师兄……?”她轻声喊。
“愣什么?帮我。”陆欢说。
殷若渺才发现自己的魂锁已经解开了,忙提刀冲了上去。来杀殷若渺的那个同门扛不住两个人的攻势,只得隐身跑路。
“呜,师兄……”殷若渺一头扎进陆欢怀里,刚才的担惊受怕此时全显露出来。
“让你贪玩儿,”陆欢揉了揉她头顶,“被仇杀了吧?”
殷若渺自他怀里抬起脸,吐了吐舌头:“不是有你嘛。”
陆欢叹了一口气,再开口语气带了点不自知的宠溺:“好好好,那便护你一辈子。”
不知怎的,殷若渺心里一动。

殷若渺觉得自己有点要翻车。从前她碰见师兄和师兄撩的姑娘时,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吐槽,而现在——
糟糕,我觉得我好像在吃醋。殷若渺心道。
于是她挽紧了身边军爷的胳膊,指着一旁的戏馆嚷着要听戏,忙不迭的扯着军爷进去。
啧,就这么想躲我么。陆欢也看到了殷若渺,不自觉地皱皱眉,挽那个人挽的那么紧做什么,都快贴上去了。

第一个察觉到两人不对劲的是他们的师父,沉迷钓鱼和插旗的花哥。于是在风和日丽的一天师门众人围坐喝茶的时候,花哥师父端着茶杯慢悠悠的开口:“陆欢,你什么时候把渺渺拐走的?居然对自己师妹都下手啧啧啧。”
“噗——”听闻这话殷若渺的一口茶都喷了出来,“等等师父!师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
“……你听我解释啊智障师父!”那边陆欢的声音同步跟上,“我哪里喜欢她了!”
虽然知道自己和师兄没可能,听到陆欢这么说,殷若渺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点难过,她看向陆欢,尽力做出开玩笑的语气:“师兄,你居然不喜欢我……”
“哇要修罗场了我是不是得赶紧走?”扮演着吃瓜群众的花哥师父看热闹看的有点开心。
“谁不喜欢你了?”陆欢下意识的回完了,这才察觉到自己说了啥,手按到刀柄上,“智障师父,破坏师门感情你是想打架吗?”
“人家才不喜欢师兄呢!人家最喜欢师父父了,师父父么么啾!”偏偏此时殷若渺的声音响起来,听这发嗲的语气陆欢就晓得她是在闹着玩,但是脸不由得又黑了几分。“师父,打一架。”陆欢说。
“好啊,来打。”沉迷切磋的花间师父欣然同意,拔出一把大旗插在陆欢面前。

殷若渺今天自己在扬州城遛弯的时候,碰见了一个刀萝。刀萝一个地毯铺到她面前,语气有点不善:“殷若渺?你和他在一起了?”
“谁?”殷若渺迅速在心里盘算,自己平时撩的小哥哥们应该都是单身才对啊,有情缘的自己从不出手啊……
“陆欢。”刀萝念到这名字时有点咬牙切齿。
“啥?!”殷若渺赶紧否认,“那是我师兄啦,怎么可能嘛哈哈哈哈哈哈……”
“但那天他和我在一起时喝醉后,喊的分明是你的名字!”刀萝抢白道。
该死,殷若渺想,好像糟糕了的不止我一个人。
“怎么,不说话了,心里有鬼?”刀萝乜她一眼。
“他喊我名字……是因为我还欠他五千金!”说完殷若渺就隐身轻功走人。陆欢,看你给我找的麻烦。飞出扬州城的时候殷若渺心里想,如果今天遇到陆欢,她一定要给他填一嘴糊了的鱼渣渣。
等殷若渺在广都镇找到陆欢的时候,他身边果不其然的陪了个秀姐姐,粉色衣裳玲珑身段,向着陆欢笑语盈盈。
站在门外的殷若渺看着陆欢的背影,突然就不想进去了。
是呀,陆欢那么好,又帅又犀利,喜欢他的人很多,他喜欢的人也很多,自己该用什么身份去声讨他?情缘?根本算不上,师妹?师妹声讨师兄又有些逾矩。
好吧好吧,殷若渺使劲摇摇头,似乎是想把自己奇怪的想法从脑袋里甩出去,其实我只是不想承认,我确实喜欢你。

蔫巴巴的小水喵殷若渺从酒楼门口垂头离开,还未走出广都镇那广场,“啪啪”两声中在她脚边绽开两束烟花。她有点惊讶的抬头,却失望的看到了那个毒哥的脸。
“渺渺,”毒哥一脸深情,深情得仿佛从前那个买仇杀的人不是他一样,“和我在一起吧,我还是喜欢你……”
殷若渺的手已经按在刀柄上了。心情十分不好的她现在只想打人,正好这个奶毒送上门来。
“抱歉,这家伙是我的。”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殷若渺惊讶的转过头,看到陆欢正向自己走来。
“渺渺,这人谁呀?”毒哥有点不高兴的眯起眼,打量着陆欢。
“不好意思,我是她相公。”陆欢揽过殷若渺的腰,“猫儿,我们走。”

直到陆欢的双人轻功带着她在广都镇外的山顶上落了地,殷若渺才回过神来:“喂!师兄!”她依旧是嬉皮笑脸的,“谢谢你帮我解围啦,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这么说,咱俩估计一时半会儿都没行情啦。”
“殷若渺,”陆欢突然抓住她手腕,“你一定要让我这么吃醋吗?”
“嗯?”可能是刚才看到陆欢和秀姐姐坐在一起,也可能是刚才被毒哥整出的妖蛾子吓了一跳,也有可能是陆欢握的太紧她手腕有点疼,总之殷若渺有点委屈,委屈的有点想哭,“算什么啊,师兄,”她扁着嘴一副努力忍哭的样子,“一边和小姐姐走的那么近,一边又说是我相公吃我的醋,这到底算什么啊……”
陆欢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松开殷若渺手腕给她弹了个脑瓜嘣:“从我察觉到自己喜欢你开始,我就没再撩过那些小姐姐了。”他很耐心的解释着,“刚才那个秀秀,那是你师姐,早已嫁到藏剑山庄了的,这两天回师门来看看师父。”
“唔……”殷若渺捂着脑门儿被弹了的地方,想了想问,“那……你这是真吃醋了吗?这算是告白吗?”
“不然呢!”陆欢觉得自己高估了她的智商。
“嗨呀,你看,你先吃醋了,你要认输了,”殷若渺抬头,本来想做出个生气模样,嘴角却抑不住的上扬,像是偷吃了点心的小狐狸,“你从前不还说过,说我不适合当个好妻子的来着嘛!”
陆欢捏了捏她脸:“你不是什么好妻子,当我夫人却也够格。”
“唔……”殷若渺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哎,那好吧,那我就为国捐躯,拯救你这个大龄未婚男青年好了。”

广都镇外月华万里,隔绝了尘世喧嚣,陆欢轻轻把殷若渺拥入怀中。
千帆过尽,缘来是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