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内销】惊天动地

给亲友的点文
自己拔掉flag,顺便再立一个新的,如果明天能顺利活过不挨训的话就再写一篇
bg向,唐门内销,短短短,文笔差就想撒点糖



唐曦第一次见到唐御的时候是一个冬天,那年她16岁,第一次出任务,上边派了个据说经验丰富的师兄来带她。这人便是唐御。
初次见面的唐御没给唐曦留下什么好印象。唐曦为了这次见面,特意没带面具,面对比自己高很多的那人,鼓起勇气把琢磨了两天才想出来的词儿说出口:“我是唐曦,以后就是你的搭档了,希望……”
“话太多了。”唐御连面具都没有摘,目光只在唐曦身上停留了一瞬,“你面具呢?”
“我……”唐曦刚想开口解释,却又被唐御打断。
“不要摘下你的面具,也不要放下你手中的弩。”唐御转身往屋外走去,“戴上你的面具,出发吧。”

那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没有任务的晚上唐曦坐在屋檐上一边看月亮一边想。距初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很多年,这些年里她基本上都和他在一起。或许是受了唐御的影响,她也变得冰冷又沉默。
啊,或许是那个时候吧……唐曦想。
那次他们一起出任务,唐曦要扮演一个舞女去接近目标,但是她演砸了。目标的侍卫们亮出了利刃围向她,而那一刻天花板突然被击碎,唐御从屋顶跳了下来,他握住了她的手把她护在自己身后。那个目标临死前问唐御为什么要杀他,唐御冷冷的回了一句因为她是我的人,你动不得。虽然唐曦知道这不过是唐御为掩饰真实理由的一个借口,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
不过……只是因为英雄救美么,唐曦仔细想了想,这么一看的话自己刚出来做任务那两年实在是有点笨手笨脚,唐御救自己的次数确实不少。但是现在,她也学会了如他那样,在暗处握着千机匣等着目标出现,面具下的脸面无表情。
一件披风落在唐曦身上,她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唐曦没打算道谢,他们之间早已不需要这般客气。
“风大。”唐御说。
“嗯,我早回去。”唐曦答。

说起来,这么些年里她遇见的男人也不只有唐御。比她晚出来三个月的师弟也曾来向她表明心迹,当时她怎么回答的来着?哦,想起来了,就是很简单的摇头拒绝了。
当时被拒绝了的师弟还有些不高兴,颇有点小孩儿心性的问唐曦:“师姐,我到底是哪比不上师兄?你看他呱迷呱眼的,喜欢你都憋着不说。”
唐曦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不是谁不够好,只是……先来后到。”
我心里有了你,便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据说因此受了情伤的师弟怒接了个大任务去了苗疆,回来的时候身边还缠了个五仙教的丫头,不过都是后话了,按下不表。

虽然第一次见面时唐御没摘面具,但是唐曦还是见过唐御面具下的脸的。第一次见还是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虽然目标已被解决,但是他们两人也被困在了一座山上。那天夜里休息时为了取暖唐御生了火,然后他坐在火堆边摘下了面具,就着火光擦拭自己的武器。
唐曦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脸,良久才察觉到自己的失神,微微红了脸,掩饰性的咳嗽一声。
“看够了?”唐御恰在此时抬头看向她,“过来,那边冷。”他向旁边挪了挪,空出最暖和的位置给她。

“唐御……”坐在屋顶上的唐曦曲起腿双手环膝,这么多年来两人的默契自不必说,她晓得唐御也是喜欢自己的,但是她不晓得他什么时候才能开口对自己说。
“估计你也是说不出口的吧……”唐曦看着月亮,喃喃。
“说什么?”唐御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唐曦心下一惊,又很快平复下来:“没什么。”
身后那人还是没有走,过了一会儿,她听见那人的脚步声,唐御自她身后绕到她面前,蹲下,他今天和她一样,也没戴面具。他直视着唐曦的眼睛:“唐曦。”
“嗯?”唐曦看着他。
“我爱你。”唐御说。
鼻子一酸,但是唐曦忍住了。
“我知道。”她向他笑,眉眼弯弯。

——————
“等等!娘,不是吧,当初爹就是这么把你拐到手的啊?”
“不然呢?”
“朵玛婶婶给我讲的可不是这样,说当年爹告白的时候多么多么惊天动地……”
“你朵玛婶婶是五仙教的姑娘,想象力比较丰富。”
不过你朵玛婶婶说的也没错,以唐御那性子,当年能说出来那仨字,我们俩的世界,已是惊天动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