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策秀】为卿采莲兮涉水

策秀,骰输给亲友产粮,文笔不好,慎入
结尾处的“为卿”几句来自江南的《九州缥缈录》



李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遇见这个秦卿卿的时候。那时他还是个刚入天策府的毛头小子,那天阳光很好,他牵着自己的马,看到几个穿着粉色衣裳的女孩儿从自己面前走过,虽然都是差不多的打扮,但他只觉得里面那个穿秦风的真好看。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自己看她看得出了神儿,忙移开了视线,假装在仔细打量自己的马,掩饰砰砰跳的心。
“卿卿,那边那个天策府的似乎一直在看你。”女伴们凑在秦卿卿耳边说。
“什么呀……”秦卿卿一面说着一面顺着女伴们的目光看去,阳光下的少年牵着他的马站在那里,女孩突然的红了脸,“别打趣我了你们,快走吧……”
李戊不晓得秦卿卿也看过他一眼,正如他不晓得自己耳朵都已通红,听见姑娘们的脚步声他想再抬头看一眼她的背影,却发觉自己身上已被人丢了个袖气。

后来李戊才晓得这几位是七秀坊来的姑娘,原本都是队里军医的徒弟。此番来到军中自然是在军医处忙活。不过这个时候李戊已然和秦卿卿熟识,偶然路遇,也能停脚闲话两句。
一年又一年过去,李戊经历过血战沙场,经历过九死一生,那次他心口缠满纱布躺在担架上奄奄一息,从昏迷中睁开眼看到秦卿卿守在自己身边,见他醒来女孩努力露出微笑,却无法掩饰她哭的红肿的眼晴。李戊也笑笑,尽管嘴角的微微上扬都能扯动到伤口一阵生疼,他轻声开口说:“卿卿……我心悦你。”
秦卿卿眼中的泪又落了下来,但她依旧是微笑着的,她握住男人的手:“你终于说出来了,让我等了那么久……李戊,你必须要活下来,”她说,“等天下安定的时候,我就嫁给你。”

“李戊,”那天秦卿卿来给他送了个荷包,“后天我们要随师父去别处啦……那边战事太紧需要支援。”她咬了咬唇,“这个荷包你拿着,若是我……”
他伸出食指抵在她唇上,不让秦卿卿把话说完:“你会好好回来的,卿卿,”李戊说,“说好了会嫁给我的。虽然现在战乱不断,但我还是想许你一世长安。”

后来的李戊活了很久,活到了战争的结束,活到了天下平定的那一天。
他一直戴在身上的那个荷包已经很旧了,可是绣荷包的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确切的说是去支援的人都没有回来。李戊不是没打听过她的消息,但是所问的人要么是说不晓得,要么就只留给他摇头和叹息。

为卿采莲兮涉水。
为卿折旗兮长战。
为卿遥望兮辞宫阙。
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卿卿,说好了天下平定的时候就来嫁给我的,现在我努力活到了安定的时候,但是你在哪儿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