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每天放学都感觉自己困成狗,吕先生给我发消息的时候总是回表情包。
昨天放学的时候正好他来了语音,听完我回的那个一沓兔子叠一起那个图,简明扼要的告诉他我困。
接下来我就把wifi关了下山了。
到家了发现吕先生就回了我一句话:“赶紧睡觉,有空睡我。”
哦。



一般来说我不怎么喜欢跟对象粘着也不怎么喜欢可劲儿秀恩爱。
如果我可劲儿秀恩爱大概只能说明这个人我不真喜欢我在说服自己。
所以吕先生就这么悄悄摸摸的成了我对象。
有一次我问他说,你不觉得你仿佛我小三儿吗,我周围的人都不认识你,我要是不主动说,人家还都以为我单身。
他瞥了我一眼,说:“Y小姐,那我赶紧买个房住进去,让你金屋藏娇?”
想的美,你可是朕正宫娘娘,所以总得拿出来晾晾。



吕先生个儿180左右吧虽然我总是嫌弃他还没我弟高(我弟190)。
吕先生同屋一起住的有个朋友,比他高,也比他高冷。
有时候我俩视频都能看到他朋友在镜头后面晃荡。
有一次我刚开视频不久,就听他朋友的声音在镜头那边问吕先生啥时候把袜子洗了,当时吕先生尴尬的很精彩我光顾着笑了忘截图了。
后来我跟他说,我一直拿他俩为原型脑补小段子。
他反问我说他怎么可能是受呢。
于是我也用那个很火的梗回他,说他怎么不说自己是直男呢。
他说:“还用特别说吗,我不是有你吗。”
哦,我要换人,这不是我刚交往时被调戏就不知所措的吕先生了。


#我和我的吕先生#
都是套路,其实我依旧是个单身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