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树洞】愿我们此生不相见,来世不相逢。

不要问我我是个写故事的,还是故事里的人。
倦骨本体喵姐。
苗先生最开始是个花太,后来是个花哥。
——————————————————


倦骨第一次遇见苗先生的时候,是七月份的晚上。
她一直是个喵姐,苗先生那个时候是个花太。
那天晚上的倦骨一如往常的惯性熬夜,看见世界频道上有人喊着全门派截图,突然来了兴趣,点了组队,然后上了yy听指挥跟着队伍神行到映雪湖集合。队里当时人很多,倦骨喊了亲友来一起,怕没了亲友的位置就开了麦让团长帮忙留坑,她声音一向被夸好听,果然开了麦又来了好几个好友申请。
映雪湖截了图一行人又去了长孙忘情面前,倦骨的喵姐站在长孙忘情脚下正在和亲友聊天,突然一个花太的密聊进来:“喵姐,要不要约个固定的插旗亲友?我还没有明教的固定插旗亲友呢。”
倦骨想了一下,说:“好啊。”她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很水。”
花太说:“没事我也很水的。”
倦骨应了句:“好呀,那想插旗的时候喊我就好。”

现在的倦骨在想,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应了那句话,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她可能还在过着剑侠不情缘的日子当着闲鱼喵,也不会……这么难过。

自那次截图俩人约了亲友,加了好友以后倒也没怎么聊过,花太问她要了qq,倦骨也就给了,qq上的第一次聊天是倦骨去日本旅游的时候,她一个人去了日本旅游,背着笔电坐在宾馆九楼的客厅里网卡的要死,被一个追她的西班牙人烦的不轻,战场都没打好就早早回去休息,这时候花太的qq消息发过来,问她要不要去插旗。
倦骨只好笑着推脱说插不了,自己在日本旅游呢网不好。
再往后的几次聊天也不过是约插旗时间,终于倦骨结束了日本之旅回去了以后才好好的约了一次插旗。
倦骨那时候是真的水,被苗先生的花太按着打,只是每次被揍完总是很不服气的跳起来喊着“再来!”,被锤到最后打得累了开始闲聊,倦骨抱怨说自己没有绑定日常一个人做日常很无聊,花太便说自己可以和她做日常,倦骨蛮开心的,她连着确认了几遍“是吗那我们就是绑定日常了对吧!”
从那天开始她和花太一起日常,黑戈壁倦骨带着他双骑,yy里花太邀请她来他在的帮会,倦骨没有立即答应只是说再想想,毕竟当时倦骨还在的那个帮会里有她的现实亲友,退帮是舍不得。
再往后……再往后便是日常,日常的时候挂了yy做完花太就下了。他依旧给倦骨买着帮会的安利,倦骨也依旧没有接那个安利,她开着玩笑说“进帮送情缘就去”。
花太的yy小房间里进来一个苍云,苍云也很健谈很快就和倦骨聊到一起,花太立马指着那苍云说进帮就送他了。倦骨开着玩笑打着哈哈,没有接那个茬。这个时候的倦骨只是把他们都当作亲友,她秉持着“世界三大错觉,手机震动,有人敲门,他喜欢我,第三条绝对不要中”的原则,对方不说出口的话她一律当作不喜欢自己。
直到7月28的晚上,那天花太好像心情不好,找倦骨来聊了好多,倦骨陪着安慰他。不知道怎么的,安慰着安慰着倦骨发现,糟了,我好像喜欢他。
于是倦骨给了他一个承诺,一个对于她来说最重最重的承诺,她说:“从现在开始,我会站在你身边。”
花太好像是被感动到,聊到最后的时候他说他不硬要倦骨入帮了,所谓的送情缘没有感情基础也是白搭,可是倦骨说她决定去花太在的帮会了……她说因为说好了的,我要在你身边。
似乎是在倦骨入帮了以后,两个人就不再在一起日常了,她也知道了花太小房间里的女孩子是经常换人的。苍云和倦骨求了情缘,倦骨想了很久是选喜欢自己的苍云还是选自己喜欢的花太,她知道选喜欢自己的才能对自己好,可是倦骨很倔的,她选择拒绝了苍云继续默默的喜欢着花太,哪怕其实这份感情不会有结果。
啊,忘了一个重要的部分,28那天晚上花太和倦骨聊完了发现原来两个人是一个省的,倦骨在海外上学,她家是花太上大学的地方,花太说他一定要和倦骨面基,倦骨便答应了,说十月一来见他。
后来有一次花太和她聊天时候说自己要a了没钱充点卡了,倦骨脑子一热就给了他80让他不要a去充点卡,她是个金牛座,但是给喜欢的人花钱一点都不手软。再往后花太说想要披风,要借倦骨的钱买,每个月还10块,倦骨一愣,但还是答应了,她买了披风给他,笑着说要还5年了哦,这5年里你必须每一天都认识我。
七月到十月过的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倦骨一直跳脱又莽撞,没能掩饰的住自己的喜欢,花太又玩了个花哥号,身边依旧围了不少女孩子,倦骨吃着她们的醋,醋吃的多了藏不住了她就会和苗先生闹脾气。但是每次闹完了脾气又都是倦骨先低头认错,她送了苗先生肩饰说是乱发脾气的赔礼。
有一天苗先生突然对她说,自己要把花太卖掉了,他说花太是他第一个号,他抽了很多的烟心里很难受,倦骨那天本来开开心心的,苗先生一说他不开心倦骨也就陪着难过极了。就算苗先生拒绝告诉她到底为什么要卖号,倦骨只是说你不说我就不问。花太下午就要被300卖掉了,中午的时候倦骨突然转了400给苗先生,告诉他花太我收了。
其实她只是想着这毕竟是他第一个号,如果哪天他后悔了,那她还在,这个号还能被找回来,还给他。
可是最后谁都不在了。

她觉得那个人不会喜欢自己的,她每天都提醒自己一遍说他不喜欢我的,可是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喜欢他一点。她去见他之前听着道姑朋友,想着大概见面了一切都了断了吧。
十月一的时候倦骨终于去见他了,打开门的时候她愣了一瞬间,和想象的有点不一样,但终归是她喜欢的少年,她笑着问“我们要对暗号吗?”
他们见面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他是倦骨的第一个男人,但是倦骨不后悔,那是她最开心的四天。她晚上可以蜷在他怀里。
倦骨听了那个人讲述自己的过往,他说自己是个渣男从小就劣迹斑斑,在各种女孩子们的床上滚过去,前任是他至今最喜欢的人,他不会再喜欢别人了。
倦骨心里一抽,但是更多的是心疼,她心痛那个人啊,就算知道他不会喜欢自己,她还是心疼的抱住了他,那时候倦骨在想,要是自己能早一点遇到他就好了,她要对他很好很好,这样他就不会过的这么难过。
她知道那个人不会喜欢自己,她也不强求他的喜欢,她只想在自己需要他的拥抱的时候,他能抱自己一下就好。
从头至尾,倦骨想要的不过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他的一个拥抱。
于是倦骨问他,苗先生,你要不要只养我这一只猫儿呀?
那四天结束的时候苗先生拥抱了她好久,倦骨在收拾行李,她看着苗先生说我真的好想把你也带走。苗先生回答说他也想被带走……倦骨那一刻心里炸了一百种烟花,她觉得喜欢那个人真好啊,哪怕是一瞬间的情话。
大概那是苗先生对她最柔软的时候了,只有那四天。

回来了以后苗先生对倦骨好了不少,但是很快,他们共同的帮会群里来了一个妖炮哥,自称是苗先生的情缘。
倦骨很能吃醋的,发现这件事的当晚她气的不行,但是第二天是苗先生去面试工作的日子,她不能给他添麻烦,于是她忍到苗先生面试完了才去问他,自己可不可以生个气,这个妖炮哥到底是不是他情缘。
苗先生给她的解释,是说世界上这个炮哥要撩花哥(此时的苗先生已经卖了花太主玩的号是个花间花哥),他本来以为是真炮哥就开玩笑的问了搞基吗,结果突然这个炮哥就过来要跟他绑情缘,他才知道那是个妖炮,并且说了不涉三。倦骨接受了这个回答,但是还是很生气,原来苗先生在和她在一起的四天里也在撩着人,不涉三那也是情缘啊,也是在游戏里可以正大光明站在他身边抱住他的人,倦骨才是和苗先生发生关系了的人,为什么这个情缘不是她。如果不想情缘,直说当时做错了决定不就好了,为什么拖拖拉拉的不死情缘?
倦骨的气还没生到一白天的,苗先生的耐心已经用尽了,他说他本来想答应只养倦骨一只猫儿不再上其他女孩的床的,现在他要再想想,他说倦骨戏太多又爱作。
若不喜欢你,谁会去作你?
于是倦骨慌了,最后依旧是她道的歉,她之前控制不住自己在帮会群里抢白了妖炮几句,苗先生也很不乐意的让她别挤兑妖炮,“我情缘生气了我不得哄?”
可以,她是你名正言顺的情缘,我不过是跟你有关的人而已。
最后他们没过两天就死了情缘,苗先生也做了最终决定——他只养倦骨这一只猫儿。那天倦骨很开心,但是苗先生很快给她泼了冷水,他说:“提前说好,我会找女朋友,也会找绑定奶。”
倦骨心里一凉,但是苗先生答应在她身边她已经不能再强求什么,于是她应了这个条件,只是说他游戏里可以撩妹,但是不能带回来当情缘。苗先生也答应了。

过了两周左右,苗先生问倦骨下次什么时候来,倦骨说他想什么时候见她,自己就什么时候飞回去。苗先生说那你这周末来吧。
倦骨于是特别开心的订了机票,选了自己该穿什么衣服搭什么外套去见他,为了多和他待一会儿她翘了周五和周一的课,哪怕苗先生只是周五晚上才来,周日中午就走。
但是那一周苗先生基本上没有理她,每天的消息都没有回答,直到她坐到了酒店的房间里给他打电话都没人理,然后才有苗先生的一条微信,他说他大概八点到九点过去。
倦骨有点点难过,她早早的到了酒店化了妆换了好看的衣服等着他,那个人却说他很晚才能来。但是见到苗先生的时候倦骨还是觉得开心,她看着那个人走进房间,然后一脸疲惫的径直走过去坐到沙发上。
那个周末倦骨不是很开心,苗先生睡觉的时候不记得抱着她了,她想去拥抱一下他,但是对方没有理。倦骨有点点委屈,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他不高兴了。

第二次见面过后日子还和以前一样,倦骨看到开心的事情,今天有没有下雨路过的一只猫很好看天空很漂亮啊这种小事都想要对他说,她想把自己看到的所有欢喜都给他。但是苗先生很少回复,他说so?他说他不感兴趣。
然后最让倦骨失望的那次来了。苗先生把他发小拉到了他和倦骨都在的帮会,他发小之前就认识滟骨,一群人也还算熟,那天帮会群里苗先生的发小在和倦骨聊天,他发小说倦骨是个橘猫插旗打不过他,倦骨也知道不过是开玩笑,于是不客气的对着刷说他是菜花。但是苗先生的发小越说越过分了,他来了一句“你除了隐身下线还会干什么。”
倦骨被这一句恼到了,对于一个明教来说这句话着实伤人,于是她认真的问对方自己哪里做错了惹到他了,他要这么说自己。他发小似乎没看出来倦骨恼了,依旧在发着“嘻嘻”,最后帮会管理都出来打着哈哈,他发小才发现倦骨是恼了,可他没有想想到底是自己哪句话说重了,他只是指责倦骨说她怎么看不出来这是玩笑呢,说她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
倦骨不想闹什么,于是她就说是自己太认真了,打算给双方一个台阶下把事情翻过去,可他发小依旧不依不饶的在说倦骨开不起玩笑,群里其他人也看不下去了,有人出来帮倦骨说话“人家给了你台阶你就下,别bb”
接着苗先生的发小就不乐意了,带着自己的情缘退帮了。
当时苗先生在上班,他下班回来的时候,对倦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给我发小道歉。”
倦骨说她不觉得自己有错,为什么要道歉,她给苗先生看了聊天记录,但是苗先生说:“我看了记录了,你觉得橘猫是在骂你吗?你到底给不给我发小道歉?”
倦骨明确表示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所以不道歉。
苗先生接着就把她删了。
倦骨从一开始就知道喜欢这个人自己注定委屈,但是这是她第一次对他特别特别的失望。
被他删了的那一瞬间她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帮会管理来问她“没事吧”的时候,彻底爆发了出来,她跪在床上嚎啕大哭,因为她有那么那么的伤心。
她用力去喜欢的那个人,其实并不把她当回事。
于是她一边哭一边开了游戏去和她发小道歉,虽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她只想说不定这样苗先生还会回来——是的,即便被如此对待,她依旧是喜欢他的,依旧想要他回来。
过了一会儿,苗先生又把她加回来了。他问她是不是哭了,倦骨哭着给他语音,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哭到看不清屏幕无法打字了。苗先生说他心疼了,要她别哭了,说她不用去道歉刚才是他急了,他说他和他发小认识20年,他只是无脑护。
是啊,你无脑护,你永远是护着和你更亲近的人,你不会护着我。
苗先生说他会,要看是什么事。
你会无脑护他们,对我只是就事论事。
但是倦骨还是被哄回来了,苗先生很少对她说软话,而倦骨又是个很好哄的姑娘,他稍微对她说几句软话她就能原谅她,苗先生和她保证以后不再不分青红皂白就删了她,而且除非他说不要她了,否则无论说什么都不是不要了。
倦骨被他几句话软了心,她觉得还好吧,虽然是有失望,但是她还是喜欢那个人的。
可是没几天后,苗先生对她说自己因为他发小的事和帮里彻底闹翻,他已经退了帮,他说倦骨不是说了要陪着他么,怎么还不退帮。倦骨在那种情形下只好退了她挺喜欢的帮会,但她也不想随苗先生去他现在的帮会,于是去了一个亲友小帮安静呆着,她不想就这么断了和之前帮里人的联系,毕竟他们都对自己很好而且也很帮自己,但是这时候的倦骨还是对苗先生的喜欢占了上风,她只能把自己一个小号放进原来的帮会里,不想就这么断了联系。
但其实倦骨连发一张自己吃饭的图给他都不敢,因为之前发的时候苗先生为此发了脾气,他说她不考虑考虑别人有没有吃饭么?倦骨怯生生的道歉,又打了50给他让他去买吃的。
和苗先生在一起的时间里一直都是倦骨单方面的付出,她给苗先生花各种的钱,苗先生的肩饰,披风,马具,还有给了好多次的金,都是滟骨出的钱,支付宝里qq上微信上也转账过好几次。
倦骨是傻,她以为虽然这个人不喜欢自己,但是只要自己还能让他有利可图,他就不会走的。
是啊,但是倦骨,你会累的。
双十一之前苗先生说没有过冬的衣服,倦骨说送他一件,其实是倦骨想悄悄的买情侣装卫衣给他们。
苗先生说好啊,那就买一身的吧,他报了身高体重,不客气的说外套想要什么样的裤子要什么样的,他最后说再买个鞋吧,我只穿阿迪的。
倦骨抿了抿嘴,她也不过是个留学生,手里的钱虽然自己有做小生意赚点,但更多的是父母给的,为了去见他省出来机票钱,她已经节衣缩食到每天几乎只一顿饭。但是苗先生向她要衣服的时候,她还是说了“好”。
于是倦骨去接了代练,每天六个号的代练,全手动日常也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但其实倦骨赚的钱只不过够给他买个外套,她自己又贴了钱给他买了裤子和卫衣,鞋子她实在是拿不出来钱了,推到了双十二再买,想着下个月再多接几个代练吧。11月末她又可以去见他了。
可是在苗先生又一次连着两三四天的不理倦骨的时候,她的喜欢终于撑不住她的累了。

总有一根稻草会压垮整个骆驼。

倦骨觉得好累啊……喜欢一个人真的好累啊,她努力的喜欢他努力的对他好,但是对方根本不拿他当回事儿,倦骨一直觉得他可能只是为了钱才和她在一起罢了。她还是喜欢他,只是她好累啊,累的想放手了。
于是倦骨也一天没理他,苗先生周五对她示好她也冷冷淡淡。直到那周末去见他的时候也一直冷漠脸,她觉得这就是他平常对自己的态度,她只是原样学了来对待他。
周五晚上他们去网吧,倦骨之前去找人拿东西回来晚了,代练还没做,她急匆匆地在网吧见了苗先生,告诉他自己要做代练,并且拒绝了他示好的帮忙,因为倦骨觉得代练是自己接的这是她要做的工作,苗先生没再说什么,只是说他外面等她。
于是倦骨忙了两个小时苗先生也等了两个小时,其间她说过了好几次让他进来,但是苗先生就是不进。他也开始生气了。他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傻,他上了一天班,晚上没吃饭就是等倦骨来,结果倦骨素找她朋友拿东西来到很晚,现在外面那么冷他不想她一个人回去,所以就傻站着等,等了两个小时。
可是倦骨之前说过了要他进来的。
那天回去就很晚很晚了,直到去睡觉倦骨都对苗先生爱答不理。平时他不开心的时候会对她说cnm让她滚,开心了就对倦骨示好,可是倦骨好累啊,她只是想喜欢一个人,可以被喜欢的人拥进怀里,仅此而已。
第二天的时候倦骨依旧冷着一张脸,苗先生也跟她开始了冷战,倦骨想缓和一下气氛于是伸手要一个抱抱,但是苗先生没理她,从前的倦骨大概会无视他的不搭理贴上去自己抱抱他,但是现在的倦骨只是把手收回来,甩了一句:“我去吃火锅了,你去不去?”问了好几声苗先生都不理她,于是倦骨就自己出了门。
倦骨刚到火锅店,苗先生的消息就发了过来,他说他不知道哪儿惹到倦骨的让倦骨一直没给他好脸,他说他有自知之明,谢谢倦骨来过他的江湖。
倦骨这个时候还是喜欢这个人的。虽然她现在对他保持着冷淡的态度,跟他之前对她一样的态度。从前是倦骨一个人对着这种冰冷的态度都笑颜以对,现在她不过是用他自己的态度对待他,苗先生就受不了了。苗先生让她记住,是倦骨不要他了,不是他不要倦骨了。
倦骨当场在火锅店里哭了出来。一直以来她真的那么那么用力的去喜欢着那个人,她不能撒娇不能闹脾气,因为那个人不会有哄她的耐心。这个人对她那么不好,但是倦骨傻,她还是喜欢他。
所以当他主动提要走的时候,倦骨哭了出来,她要他等她回去,他们见面谈。
见了面倦骨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直接哭到腿软站都站不稳,苗先生或许是心疼了,或许是不忍看到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他抱住了倦骨。
那是倦骨想要的那种拥抱,抱得那么紧仿佛想按进自己身体里,倦骨心软了,她哭着把一直以来的委屈都摊牌,她说总是单方面的喜欢和付出,她对他有些失望了,她说苗先生和自己在一起估计只是为了钱吧,她说苗先生是她的软肋,也是她的铠甲,可是现在。
可是现在,哭泣的女孩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的喜欢着一个人么?明明心里都知道的,知道离开他不要再喜欢这个人了才是对自己最好的选择。可是倦骨真倔,她试图用尽各种方法找各种人求证,求证她想的是错的,求证她可以被他喜欢可以呆在她身边的……可是没有她想要的答案,因为最终的答案被苗先生捏在手里,而她不敢问。
苗先生没有说话,这期间他一直紧紧抱着倦骨,最后倦骨哭累了哭哑了,他才说话,他告诉倦骨他不知道她会这么想,而她想的都是错的。他希望自己真的不喜欢倦骨就好了。
可是既然我想的是错的,那么什么才是对的呢?把对的告诉我,把“我喜欢你”对我明确的说出来……不可以吗?
可能自始至终两个人都倔得要死,不会把真正想说的对对方说出来。倦骨会把喜欢你挂在脸上,但是把不断积攒的委屈和失望强行压在心底。苗先生从来不说对倦骨的喜欢也没有对倦骨的关心,可他说不想让她走。
苗先生抿着嘴没有说,他只是告诉倦骨他不想让她走。
泪水很快又模糊了视线,倦骨哭着问他:“你不想让我走,又不会喜欢我,还让我……这么难过。”
苗先生没说话,抽了口烟才开口,他说他要讲的已经讲完了,如果倦骨留下来他们就好好的,如果不留,那他立刻就走。
倦骨知道选择让他立刻走才是最好的选择,长痛不如短痛,她需要快刀斩乱麻……但是倦骨被他拥进怀里的时候心里已经软的不行,她最后咬着唇说先陪我过完这个周末吧。
周六中午他们吵完达到了暂时性的和好。晚上倦骨又出门去网吧给她老板号们做代练,苗先生给她发了一条“我很想你”。倦骨有点开心,这大概是这么久以来,苗先生第一次说想她。
但是等她忙完了回去又到了凌晨两点左右,她回来的声音吵醒了已经睡着了的苗先生,他把她抱进怀里……可是结束的时候苗先生说他想过了,倦骨要走他就放她走。
倦骨一下子慌了,就在被他抱进怀里的的时候她刚想好了留下来吧她想试试看和他好好过。他们又吵了一架,苗先生也不抱抱她了,于是倦骨跑到了沙发上去睡,盖着自己的衣服过了一夜,苗先生没有管她也没有问她冷不冷。
第二天周日,倦骨从一早起来就难过的哭出来。苗先生还是收拾好了要走,倦骨怎么哭怎么挽留都没用,苗先生只是说既然她不要他了,那他就走。倦骨说不要走啊……可是苗先生没有理她。
“最后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倦骨说。
从前倦骨来见他的时候,每次到了分别的时候她都要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每次的这个时候苗先生都会把她抱起来亲一下。这次也一样。他把滟骨抱起来放到了床边上让她坐下,然后他掰开了倦骨紧紧拽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倦骨态度一放软苗先生的脾气就上来了,他忘了倦骨昨天跟他说的委屈,他哄她的耐心是有限的,只要倦骨被他哄好了接下来就要倦骨百倍千倍的再去哄他。他消息里说一切都是倦骨自己作。

接着苗先生又把倦骨删了。
倦骨收拾好东西走出酒店的时候一直都红肿着眼,她已经哭到喘不过气了。
后来苗先生又把她加回来,他温和的和她说话,问倦骨游戏什么时候上线。
倦骨这个时候是开心的,于是她说她立马去网吧。那天苗先生陪她做了日常,黑戈壁跟车的时候倦骨悄悄的拿出了自己的奇趣点苗先生同骑,想刷点好感度。
又把她加回来的苗先生对倦骨的态度比平日里的苗先生温和,倦骨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就小心翼翼的和他讲话讨着他的好。
直到那天的晚上,苗先生对她说,他不会走,他会等到倦骨不喜欢他了的时候。
滟骨特别开心,但是还没等她打完字(很早之前苗先生就禁止倦骨给他发语音。),苗先生说“ok?”
连起来就是“我不会走,我会等到你不喜欢我了的那天,ok?”
倦骨不知道什么意思……她开始心慌。苗先生继续说她可以不用对他好,他无所谓。他又说但是以后还是尽量别见面吧。
倦骨慌了,她接着就哭了出来,她问他是不是以后都不能拥抱到他了。苗先生很不耐烦的说,她是真傻还是假傻,他认为自己现在的决定已经是很念旧情了,他这两天巨失望,没一天是开心的,他说一切都是倦骨作,他说他现在还能跟倦骨说话都是个奇迹。
倦骨很难过,但是她喜欢着这个人啊,于是她答应了,小心翼翼的只是想让他留下来。她以为苗先生或许还可以给自己一个抱抱。
据那次周末吵架过了快一个星期,那天周四晚上倦骨发现苗先生的师父(性别女)开着他的号去截图,于是倦骨有点吃醋,想了想她决定这次坦诚一点,“我吃醋了。”她这么告诉苗先生,“你师父截完图我能不能开你号去截?”因为他们两个人连一张正经的截图都没有,全是倦骨趁他不注意自己悄悄截的。
但是苗先生没理她,直到很晚,倦骨不想闹了,又是她去给他道的歉。
第二天,12月1号,周五下午,她给苗先生发消息说就这样吧,我放手了,不要因为旧情才在我身边了。
是啊,倦骨一直希望别人在自己身边是因为喜欢,而不是什么其他含了杂质的原因。
苗先生当时在上班,过了一会儿他才回复她:“希望你这次想好了,昨天你突然那么闹我也受够了,别后悔就行,你作的,这是我最后一次删你。江湖不见。”
接着他就把倦骨删了,很利落,和他当时掰开倦骨的走头也不回地走了的时候一样利落。
倦骨心冷了。为了不让自己心软斩断所有后路和可能,她去跟苗先生提了钱,苗先生的披风当初是他说算借的倦骨的钱买,然后每个月还十块给她还好几年。倦骨当时那么那么喜欢他,就答应了,后来550的披风苗先生也只还过二三十而已。这次倦骨让他还500。
但是苗先生已经把她能联系到他的各种渠道都拉黑了。包括倦骨最后让他改一下花太的手机号(当时倦骨买了花太以后没改身份证手机号,还是绑定的苗先生的),苗先生也只是粗暴的回了一句“改不了,爱玩不玩。”
最后倦骨没办法了只好找到了苗先生现在帮会的帮主,帮主去和苗先生说了他才理了她一下,苗先生已经忘了披风的事了,直到倦骨和他说了两遍,他才回了一句“支付宝拿钱滚。”
最后是游戏上,本来倦骨被那句让她拿钱滚弄的心冷,游戏里苗先生删她的时候跟她说“最后一句,照顾好自己。”
本来倦骨觉得,自己已经心冷了,哭不出来了也什么都做不了,但是看到那句照顾好自己,她突然间崩溃了,崩溃的嚎啕大哭,哭的那么凶狠,就像她喜欢他喜欢的那么凶狠一样。
她回复说希望以后哪个姑娘喜欢他了,在姑娘需要的时候,苗先生可以给她一个抱抱,就好。
她说,希望我们此生不相见,来世不相逢。

那天晚上滟骨整个精神崩溃,她只能记得她徒弟怕她做傻事,连麦陪她喝酒,她最后喝到断片儿喝到吐,第二天宿醉头痛又低烧,那个周末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整个精神已经崩溃了她不想再去想起。
新的一周开始滟骨依旧活的浑浑噩噩,每天晚上她都在想就这么结束吧,把一切都结束吧。只要死去就可以逃避一切……手紧紧攥成拳克制着自己,指甲深深陷进肉里,苍白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倦骨知道自己要走出去需要很久,这是她心上鲜血淋漓的一道疤,是她的梦魇。

直到最近,她才知道,在自己每天都想寻死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时候,苗先生却早早就走了出来开始撩新的妹子,他对那些妹子说自己没有撩过妹,他约那些妹子一起做日常……和当初撩倦骨时一样。

倦骨上线,双开了自己的喵姐和花太,神行到了苍云长孙忘情面前,把喵姐站在第二个台阶上,花太开南风固定在第一阶台阶上。然后她用花太点了喵姐的密聊。
花太:“喵姐,要不要约个固定的插旗亲友?我还没有明教的固定插旗亲友呢。”
喵姐:“不能。”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