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楚夏】嗨

这是我三年前的文笔,不改了。
—————————————————


那个夏天,对他而言,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
其中最刻骨铭心的事,是在火车站里,那个从“天”而降的少女,毫无预料的,闯入他的世界。
明明是无与伦比的漂亮脸蛋,却是无责任犯二的性格。
而这样性格的人,他最是招架不住,
于是夏弥甩甩长发,在楚子航的世界里蹦蹦哒哒。


楚子航坐在飞机上,耳机里的电子音有礼而冷漠的一遍遍重复:“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随着飞机临飞前的提示音响起,他终于掐断了呼叫,关机前又打开信箱翻了翻。
信箱里有很多未读短信,却没有一条是“手机小秘书”发出的。楚子航无声地笑笑,按下了“关机”键,屏幕一点一点暗下来,最终,漆黑一片。
手机被放入衣兜,和口袋里那把青铜钥匙相撞。数个小时后这架从美国起飞的航班会在中国北京降落,然后这把钥匙会去打开北京的某个角落里,那扇陈旧的门。
飞机正在滑行中,楚子航最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隔音耳塞,拉下了眼罩。
“……然后你把鱼捞上来做汤喝,嗨,这就是后续!”“是,我是耶梦加得,龙王耶梦加得!”记忆里的碎片又开始浮动,那个女孩清亮的声音仿佛近在耳畔,又远若天涯。混沌的思绪过后,眼前又是无际的漆黑。然后,他缓缓睁开眼。
一片纯白色的世界,有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浓郁花香。他从一张床上坐起来,白色的被子滑落。
楚子航略略迟疑了一下转过头去,果然看见床边打盹的女孩,似是察觉到他起来了,女孩身子动了动,也跟着睁开眼,抬头,正对上他的视线。恍然间他以为自己还在医院里,那个夏天又回来了。
“师兄你醒啦,我给你煮了放糖桂花的银耳羹哦!”夏弥笑的眼弯弯的,像讨果子吃的小狐狸。
是梦吧……大概。他唇角微微弯起苦笑,手抬起,却又不知该落到何处,于是开口,说出来的话却有些煞风景:“这里,疼不疼?”他指的是夏弥的心口,那个时候,在地铁站的深处,她曾被他,一刀穿心。
"没关系,早就不疼啦,”夏弥捋了下耳边的碎发,微微向前倾身,亦对他伸出手
楚子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按在自己心口处,却又一时间恍若无物。他只听见那个女孩伏在自己耳畔,轻声说:”师兄,你这里,痛不痛?“
蓦然之间毫无来由的一阵心痛,疼得他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还在飞机上,汗湿的手心里握着只钥匙。



中国,北京,某处。
楚子航提着行李站在门口,看见夕阳透过落地窗映进来,空气中的微尘因他来访而被激的飞舞。
明明上次打扫过的,又积上灰尘了么?他熟练的进屋关门,一边收拾家务一边开始不知第多少次的等待。
他在等,有一天门会被推开,那个长发的女孩大声说:”我回来啦!“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