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灯

【佛秀】佛有心魔

cp佛秀,随手码字,给亲友产粮
————————————————



他看着那个女鬼的背影,口中念诵着经文。
女鬼生前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死后的她依旧穿着那身粉色衣裳,长发几缕绕在脖子上,肤色莹白如雪。
女鬼回过头来,明眸皓齿,眼角绘着桃花妆。慧燃看着她的脸,恍然间女子眼角的那一抹绯红如同一滴血泪滑落,眼前蓦然开满了一片桃花,层层叠叠,绯红炽烈,似乎要把他吞噬进去。
“敢问大师,”她说,“佛有心魔,该如何渡我?”

“小和尚,喂,小和尚!”
谁?耳边怎么会有女孩子的声音,自那人走后这些年来他一直青灯古佛,佛门净地哪儿来的女子……慧燃睁开眼,几丝头发垂在他脸上,痒痒的。
粉色霓裳的女孩子约莫也就七八岁,看着慧燃笑的明媚:“你可睡醒了!快走快走,今儿个有庙会呢,好不容易等了你翻墙出来,却把大好的日子睡过去了可不行。”
“啊……好,那我们走吧。”突然间他觉得自己也便是那七八岁的小沙弥,从寺里溜出来去见自己的朋友,呆头呆脑,手足无措。“小莞……”他竟连她的名字也一并想起来了,“我睡了很久么?”
江小莞想了想,嘟起嘴答道:“我怎知道你睡了多久,我只知道再不走,庙会就要结束了!”
他呆呆的点头应了,再抬头时才注意到自己方才是睡在了一株桃树下面,这个时节恰好是桃花盛开,朵朵桃花开满枝头,如粉如霞,渐欲迷人眼。

“呆子,怎么又睡过去了!”
啊……许是昨儿个偷偷溜出寺去庙会玩的太累了吧,慧燃揉着眼睛坐起来:“师弟别和师父说,我这就起来去背经文。”
“谁是你师弟,你是睡傻了不成?”眼前十六七岁的少女嘟着嘴,气鼓鼓的样子,“亏我这次特地央了师姐把我从秀坊里带出来,过来看看你,你倒好,睡着了不说,竟还把我认错了人!”
慧燃忙起身,摸摸光溜溜的脑袋不好意思的笑笑:“小莞……姑娘,”他说,“那我给你赔个不是,下次你们再来寺里上香的时候,我给你留最好的茶叶泡茶喝。”
江小莞因着这称谓愣了一下,看着慧燃嘟囔道:“怎么越来越呆了……哼,一壶茶才哄不回我呢!”她提高了声音。
慧燃有点伤脑筋的揉了揉太阳穴:“那姑娘说,怎么办才妥当?”
少女想了想,突然伸手,把身后藏着的一个小包裹一把按到慧燃怀里:“就罚你……罚你把这些素点心都吃掉!”江小莞叉着腰,故意做出凶巴巴的样子,“这可都是我亲自做的,一个都不能浪费,也不许给旁的人吃!”
捧着包裹,他突然觉得心里一动,但很快,他又垂下眼帘,默念道:“阿弥陀佛。”
再抬头的时候慧燃恰恰看到了江小莞头顶,少女在头上别了桃花样的簪子,簪子上银色的桃花越开越红,越开越艳,灼灼其华。

“……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
浓烟混着血腥味儿把慧燃呛醒,他感觉到自己的背被身下的沙土硌的生疼,远处近处散落着两军交战后的断体残肢。哭声的来源是他旁边的女子,见他醒了,女子抬起头,梨花带雨的脸儿也漂亮的很。
“小莞姑娘……你怎么在这……”慧燃想起身,但他做不到。
江小莞见他醒了,按住心里的欢喜,放声向远处有人的地方喊到:“喂——他醒了!这儿有人——”
几个官兵打扮的人闻声赶了过来,其中有人似乎是医师,那人俯身查看了一下慧燃的伤势,向其他几人摇摇头。
“喂!你摇头做什么?你摇头是几个意思!他没死,小和尚才不会死,救救他啊……把他救回去啊!”一把抓住那医师的衣裳,明明是质问,江小莞却忍不住又哭了出来。
医师拂开她的手,别开脸:“姑娘……他的伤……救活的可能性怕是不太大……”
她一下子呆住,手无力的垂下,却又突然握住了一旁的剑:“你们若是把他救回去,他如果再上不得战场,那便由我替他去,”她看着慧燃,“方才的时候我在想,若是当年我习的是云裳,是不是就能救得了你……现在我又有点庆幸我习了冰心,能替你去战场。”
慧燃想说什么,但是他嗓子已经疼到发不出声音。他看着那个江小莞,女子粉色的衣裙染着血污和烟尘,她脸上不知道溅上了谁的血,血滴的样子仿若一朵桃花。

“是你啊。”慧燃看着女鬼,她依旧笑的明媚。
“是我啊。”江小莞笑着应他。
于是慧燃便点点头,继续诵起经文。条条梵音如金色锁链,向江小莞飞去。
女鬼“噗嗤”笑出了声,她向慧燃走去,每靠近一步,身上便缠了一条梵音。最后她终于走到了他面前,艰难的抬起手轻触他的脸:“你呀,你喜欢我的。”
“阿弥陀佛,”慧燃垂下眼不去看她,“我心有佛,便容不得你。”
“可你心若是没有我,又怎来的心魔?”她冰凉的指尖点在他眉心,慧燃抬眼。
四目相对,这一刻女鬼身上所有的经文金光闪耀,金色的光芒里透着桃花香气。光芒散尽,女子已经不见,经文坍塌成尘。
慧燃摸摸脸,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泪流满面。
“小和尚,你哭什么呀?”有谁在背后叫他。
他愕然回头,那个女人就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他们初遇时别无二致的笑容。
她是他的因缘,是他的业障,是他唯一的心魔。

桃花又开起来了,炽烈如绯色的烈火。

评论

热度(10)